艾爾斯岩  

一月的阿德雷德,只花半分鐘就融化了我剛買的Ha"agen-Dazs。圖書館前草地上做日光浴的澳洲人,不敵艷陽熱情,紛紛躲到樹蔭底下。澳洲的乾旱炎熱,動輒40度高溫,近十年已由異態變成了常態,人們見怪不怪。

釋放壓抑已久的念頭,此時決定前往愛麗絲泉的我,遭到各方好友勸阻,只有門口佇立著「機長假人模型」的旅行社大力支持,幫我高價訂了兩天後的Qantas。胡亂抓了幾件短T,鴨舌帽、防曬油、礦泉水瓶塞進背包,穿上較髒的那雙舊布鞋,告別了我的文明世界。

 

冰涼甜點過後,飛機已在愛麗絲泉上空。倚窗俯瞰,驚訝的不是浩瀚無垠的不毛沙漠,而是眼前熱氣昇騰的景象氛圍。「機長,我們調頭飛去黃金海岸避暑,啟不樂哉?」面對這無可預料的挑戰,我孤軍奮鬥感到有點消極。

落地一刻,機輪摩擦生煙,我的膠鞋隔絕不了地表,熱度透過腳板直竄頭頂。整個人,就如同身處超大烤箱一般,超強火力,簡直逼人由裡到外熟透。我找了一個機上惟二的亞洲臉孔,向前攀談,一同開啟了三天兩夜露宿沙漠之旅。

領了睡袋、坐上20人小巴,整團迫不及待直闖原民聖地─艾爾斯岩(Ayers Rock)。身兼司機的導遊一面嚴防衝撞路旁的袋鼠,一面向我們解說烏魯魯(Uluru)神祕之處。中午出發抵達時已接近黃昏,親眼目睹鮮紅如火燎般的岩石色變,甚是感動,世界十大奇景的月曆,如今又撕去一頁。真正重頭戲是明天的攀岩,我們保留體力明日再續。

 

艾爾斯岩2 

其實那天晚上我沒睡好,攀岩前的興奮為其一,滿天繁星令我不捨閉上眼睛才是主因。凌晨四點的起床號,伴著周遭Dingo的聲嚎,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殺到岩腳下,昨日氣燄高張的雄偉姿態已不復見,它似乎還在沉睡,快趁其不備攻克。

能順利攀岩算是幸運。因安全考量,政府規定溫度超過38度或風速過大,便不准遊客攀登。而且,艾爾斯岩屬於澳洲原住民神聖之地,自古即認定它存有某種神祕力量,為免褻瀆文化所以並不鼓勵遊客攀爬,登岩口還豎立一面「柔性勸導」的告示牌,中、英、日文版本多點施壓。

爬與不爬?一直是每個來到烏魯魯國家公園遊客的課題。我背負著阿德雷德各國友人的期待,盡職扮演拓荒「紅色中心」的先鋒,也為了家鄉那批宅男腐女,在世界中心幫他們呼喚一下愛情。六點過後,我們身後已遊客三五成群、蓄勢待發。

岩3  

348米垂直高度、45度的陡峭坡面,全依著倍受爭議、穿鑿在岩壁上的鐵鍊,緊緊連繫著岩上如螞蟻般的生命。登上岩頂、極目四望,鬼斧神工的壯麗石群棋佈大地,心裡的感動由淚珠化成汗珠,卻馬上蒸發只留下汗漬。

卡塔裘塔(Kata Tjuta)、國王峽谷(Kings Canyon)、辛普森峽谷(Simpson’s Gap)、史坦德利峽谷(Standley Chasm),之後也都走了一遭。雖然殺了相機不少「記憶體」,但卻沒有任何一地比攀爬上艾爾斯岩記憶深刻。

回到「涼爽」的阿德雷德,除了向朋友嘴裡嚷嚷身處高溫45度的生平未有感受外,就是大談我怎麼頭頂烈日、腰繫2公升水罐、手纏鐵鍊,歷盡千辛萬苦地爬上艾爾斯岩。還記得登頂一刻,向世界呼喊的不是愛情,而是一個年輕旅行家,探險這個地球的熱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tis Lee 的頭像
Artis Lee

Artis Lee的部落格

Artis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