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踏車  

09年從澳洲回到台灣後,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。走出戶外,一輛輛腳踏車鱗次櫛比掠過,前所未見。原來是油價高漲,加上政府節能減碳的大力倡導,於是意外地在台灣興起了一股單車熱。卻是晚了澳洲首都坎培拉一步。

友人從墨爾本坐飛狗長途巴士去雪梨,中途曾在坎培拉停留一個小時。清晨薄霧散去,他們揉揉惺忪睡眼,清楚地看透了坎培拉,一個人們眼中井然有序、冷漠無趣的首都城市。這不知道是第幾次聽人家說坎培拉有多無聊,多麼不值得一去。

抵達坎培拉的第一天,天空下起了大雨,似乎告訴我不該來的。雨洗滌了條條筆直的街道,搭配裁修整齊的行道樹,更顯空蕩。麻雀清脆的啁啾,在取笑我的堅持,遍尋不著他人同行,終究落得孤單一人。沒關係,這雨澆不熄我的熱情,澳洲繞了大半圈,首都總是得來的。

坎培拉雖然不大,但因為空曠,所以景點之間仍有段距離。腳踏車是最方便也最經濟的交通工具。付了30澳幣,領了安全帽和簡單的密碼鎖,地圖在手,雙輪代替了腳步,開始在坎培拉留下探索的第一道痕跡。


噴泉

(庫克船長紀念噴泉)


順著葛里芬湖,瞥過一隻隻的黑天鵝,庫克船長紀念噴泉瞬間搶走我的視線。雪梨的地標是市中心高聳的雪梨塔;墨爾本的天空線標在雅拉河畔,91層樓的Eureka摩天大樓;坎培拉沒有特別高大的建築,庫克噴泉水柱可達130公尺,四周空曠清晰可見,可說是坎培拉引以為傲的另類地標。

 

在國家首都展示館裡,看到坎培拉發展的進程,了解它們如何全新打造、量身訂作這個首都。在戰爭紀念館領略澳洲軍士,參與世界大戰的相關歷史。國會大廈感受到政治的莊嚴肅穆,國家美術館欣賞了澳洲藝術的博大精深。

別具特色的駐國大使館更是不可錯過,由於腳踏車的機動性,所以我在短短的半個小時,就欣賞到了各國的建築之美。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,當屬中國大使館了。眾多的中國觀光客,人手一台相機拍照留念,無視一旁高舉布條抗議的法輪功人士,兩者形成強烈的對比。台灣人,此時似乎插不上話。

 

一連串的知性之旅結束,跨上單車,回到綠草茵茵的葛里芬湖畔。紛擾不斷的澳洲首都應設置何處的爭議塵埃落定,微風將雨後的烏雲揮之而盡,坎培拉的一切,此時像是暫停了一般,祥和且平靜。身處異鄉的我,心底也是。

 

坎培拉市容規畫的嚴謹,街道的整齊劃一,呼應著路上身著西裝領帶,表情一絲不苟的政府官員。冷淡的眼神是要趕走那些喧騰無禮的觀光客、那些酒色不離的歐美背包客。坎培拉嘗起來似乎無色無味,卻也無憂無慮。

此行之後,朋友問到我關於坎培拉,我會說,走一遭,可能你會覺得無聊透頂,但說不定會在那獲得平靜。能將一片原野從零開始,打造成為計畫型首都城市,大概也只有精力旺盛的澳洲人做得出來。租個單車,鬆開雙手,也敞開心胸。相信人人的感受,將會各有不同。

 

首都山    

(從戰爭紀念館延伸至首都山國會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tis Lee 的頭像
Artis Lee

Artis Lee的部落格

Artis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