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爾本背包客  

(在墨爾本住了一個多月的床,有著濃濃的汗臭味和人情味。)

這些年住過形形色色不下數十間的背包客棧,從剛開始在櫃檯Check in的畏畏諾諾,到後來與歐美亞非友人把酒言歡、打成一片。背包客棧給了我全新定義旅行的視野,這是個旅人暫時的歇腳處,也是個與世界說話的交流站。

 

和背包客棧的第一次親密接觸,是劉小琦在阿德雷德帶我參觀的。當時的我對它只聞其名、不知其實。穿越狹窄紛雜的交誼廳,止步在杯盤散亂的廚房前,轉個身,她帶我來到了六人一室的男女合房。當兵時的回憶稍稍觸動了心頭,我對背包客棧的印象也有了雛形,此時心底是敬而遠之的。

從學生身分轉變為旅人,我在沙漠愛麗絲泉住進了生平第一家青年旅社YHA。乾淨舒適的居住環境,簡單巧美的小型游泳池,消弭了我對背包客棧的恐懼。與陌生人同住的憂慮還在,一個操著拉丁口音的巴西人,與我攀談化解了尷尬。

告別了艾爾斯岩,回到城市墨爾本。拖著行李,隨意地選了一間位於市中心Flinders車站前的背包客,沒想到這一住將近兩個月。這段期間恰巧遇到澳網和F1的旅遊旺季,所以整間背包客從早到晚都鬧哄哄的,我也在這裡遇到最珍貴的朋友,以及最扯也最難忘的經驗。

 

一陣劇烈搖晃,半夜2點,我從睡夢中驚醒。心想,澳洲應該沒有地震才對,說時遲那時快,斷斷續續的餘震又來了,這時才恍悟,原來睡在我上舖的英國人正在翻雲覆雨。我沒有特別的「反應」,只覺得好氣又好笑,看樣子已是無法安睡了,我故弄聲響地走出房間,去客廳尋求電視的安慰。

 

深夜的交誼廳,比房間還熱鬧。我縮到角落,無奈地打開電視,沒想到「愛是妳愛是我Love actually」正要放映。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,我還買了DVD反覆看了十幾次。這完美的巧合,適時填補了我的空虛。隔天悄悄搬走的英國室友,不知對我是否有絲毫的心虛。

這種事在16人房的雪梨又發生了一次,不過這次是在對面,我也見怪不怪了。坐上渡輪,歷經10個小時的搖晃後,我登上塔斯馬尼亞島。天性樂觀浪漫的我,相信隨遇而安,所以在旅程中我從不事先訂好飯店(其實是懶惰啦!)或許也是信任在澳洲行之有年的背包客旅行資源。

行李箱的四個輪子瘸了兩個,這已是我在倫瑟斯頓Launceston問的第八間背包客,得到的答案仍是沒有空房,這一切都是不在我旅遊指南裡的周末音樂祭惹的禍。我在第九間等到有人退房才遞補進去,呼!差點要來個塔斯馬尼亞街頭流浪記。

 

墨爾本2    

J&F和我也攻克了好幾個背包客棧,其中當屬凱恩斯的Asylum最印象深刻。它不像一般的背包客,反而像是墾丁的渡假村。門前椰子樹影隨風搖曳,來杯咖啡熱茶輕鬆愜意。我們三人在皮膚黝黑、體態健美的日本老闆娘招待下,享受了如身處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

背包客棧悠閒在外,廚房卻像個戰場,猶如兵家必爭之地。當用餐時刻一到,鍋碗瓢盆瞬間搶成一塊,黑紅黃白各據地盤,國際料理比賽正式開始。我在Hobart的廚房聞到薑蒜九層塔,香味撲鼻而來,這不是我日思夜夢的三杯雞嗎?走近一步,聽到她們用台語交談,台灣料理在這國際廚房裡,強勢地佔有一席之地。

背包客裡的日子,成了我旅程中的許多重要時刻。和日韓友人同去超市買菜,絞盡腦汁端出拿手的每日一菜(番茄炒蛋深獲好評!)和J&F拿著免費的晚餐券,大
排長龍地等待一盤肉醬義大利麵。和櫃檯人員守在電視前,聽他邊搖頭邊向我講解板球(Cricket)規則。和巴西朋友買了兩打啤酒,盡情暢飲直到半夜。

一段段的旅程,由一間間不同的背包客棧串連起來,串起了友情,也串起了回憶。於是內心滿懷期待,下一段旅程,下一間背包客,你在世界的哪裡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tis Lee 的頭像
Artis Lee

Artis Lee的部落格

Artis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